第二十一章    蚩尢的過去

 

藍天。白雲。

還有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在這片大草原上,有屬於牛首一族的棲息地,是世世代代的安居之所。

 

「長老、長老。」一名小牛頭人走近,捉住蚩尢的手說:「可以教授我武技嗎?

「喔?」蚩尢一臉狐疑:「你年紀尚輕,為何急於學武呢?

小牛頭人自毫的昂首說:「因為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像長老一樣受人尊敬的人!

「呵呵。」蚩尢抱起小牛頭人,歡懷大笑。

「好!

 

怡人的景色。

小孩的笑臉。

幸福的生活。

 

一切一切,都是多麼的美好。

這都是因為難得的和平。

 

只可惜好景不常。

自從那一天起

 

「長老!」一名牛頭人焦急的走到蚩尢面前。

「所為何事?」蚩尢見那牛頭人不斷喘氣,於是扶他一把。

「我族族人於地境外被打傷,如今陷入昏迷。」牛頭人說:「他目前正在河流旁邊治療。」

蚩尢聽見後不禁一愣,馬上往河流方向走去。

才剛到達河流附近,馬上就能看見有一群人正圍著一名傷者,似乎在嘗試治療。蚩尢見狀立刻走到人群附近,卻見那傷者的胸口有一道粗大的傷口,深紅色的鮮血流過不停,而那傷者痛苦地扭曲的表情簡直令人心寒。

過不多久,剛才不斷在嘗試為傷者治療的牛頭人站了起來,以無奈的眼神凝視著那傷者。

蚩尢見狀馬上走近:「神巫?

那牛頭人看了蚩尢一眼,輕輕搖頭。

蚩尢一怔,再度望向那傷者,卻見那傷者已經停止掙扎。

突然,蚩尢雙目一亮,跪在那人身旁,伸手探向那那傷口

 

*** ***

 

龍宮。

 

「甚麼!?」敖剛揪著眼前那人的衣服。

「就不小心殺了他啊。」那人推開敖剛的手,一副不耐煩的模樣說:「不過是一隻牛而已。」

「一隻牛而已?」敖剛雙眼滿佈血線:「龍族的聲譽都給你敗了!

怎料那人毫不在乎敖剛的怒火,更打了個呵欠。敖剛見那人無視自己,盛怒之下拔出闊劍,對那人砍去。只見那一大片銀色流光灑下,那人依人毫無動作,只一直凝視著敖剛的臉。

下一瞬間,銀光停了。

在距離那人不足手指粗幼的位置停了。

「敖猛 …」敖剛雙眼空洞地眼著那人,緩緩把劍收入刀鞘:「我的弟弟 …」

 

…你實在令我太失望了… …」

 

說罷,敖剛便帶著沉重的腳步離開。

然而敖猛此刻臉上卻靈出一個極為陰森的笑容,從衣袖內拔出一把造型獨特的黑色… …

 

「當然要把他殺了,我是不會容許有人阻礙我稱王天下的… …」

 

「不過既然我的老哥這麼重視聲譽 …」然後,敖猛喚來門外的守衛說:「傳令下去 …」

 

…消滅牛族!

 

*** ***

 

在那天之後,龍牛大戰正式展開,寶貴的和平被徹底粉碎了。

 

龍族與牛族,連續打了十場戰爭。虯龍、應龍、蛟龍雖然能力高強,但內部之間並不團結,經常發生內哄;反觀牛首一族團結勇猛,彼此上下一心,加上擁有能迷惑人心的霧,所以至今九戰都是牛族全勝,龍族兵敗如山倒,士氣全失。

照理來說,牛族此刻佔盡優勢,定必大獲全勝。

 

然而悲劇卻偏偏在這時候降臨。

 

*** ***

 

!

 

一張桌子撞上牆壁,因受不住巨力而粉碎。

「嘖 …」敖猛緊握雙拳,沉著臉說:「不中用的傢伙!

說罷,他便從衣袖中拿出那黑色首,一股黑氣從首滲出,順著敖猛的手臂往上捲… …

 

「就由我親自出馬吧!」

 

 

次日。

在一片山谷中有一團濃濃的霧積聚著。

 

龍、牛兩方的士兵在戰場上互相撕殺。

在戰場的上空有兩道人影不斷高速移動,兩道黑影猶如流星一樣,這一瞬間兩者激烈地碰撞,下一剎那兩者又在分開,一下又一下的強烈碰撞聲從上空發出。即使距離甚遠的士兵仍能清楚感受到上空二人所散發出的龐大妖炁。

如是者,雙方終於在一下猛力相撞之後停下來,似乎被剛才的戰鬥消耗了不少體力。

蚩尢抹去臉上的汗珠:「你們這些渾蛋,居然殺了我的同胞!

「胡說!」敖剛假扮若無其事地說:「不要含血噴人!

「哼,我胡說?」蚩尢從衣袖中拿出一塊袍甲碎塊:「這碎塊可是你們虯龍的東西!

「就算是我們的東西,也不代表是我們殺的。」敖剛理直氣壯地說。

「甚麼?」蚩尢妖炁一爆,對著敖剛衝去。

 

就在這瞬間,二人下方戰場的濃霧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令蚩尢一怔,馬上運炁凝停身子。二人往戰場一望,卻見隨著濃霧消散的同時,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陰森的黑氣。卻見黑氣之中滿是屍首,只有一個人依然站立在戰場中央。

 

「今天就讓我 大開殺戒吧!

 

下回文案:

旱魃?屍靈王?被刪改的歷史?

虯龍所隱瞞的真相是

仇恨‧復仇,蚩尢誓不罷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凰 的頭像
星凰

星凰之境

星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