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  怎樣!

  

        沈洛年雙目一亮,拔出天仙雙翼,一面凝視著窗口位置。

        卻是沈洛年剛才突然感覺到東方有一股強大又熟悉的炁息破空而來,應該是某位認識的天仙,但心念一轉,對方如此匆忙,恐怕不為好意,於是沈洛年連忙拔出雙翼戒備。

    下一瞬間,對方已經來到歲安城上空。

      面對如此龐大的炁息,沈洛年不敢掉以輕心,怎料對方竟直接飛入房間,把沈洛年嚇了一跳。

   沈兄弟─ 好久不見了,? 沈兄弟你是在練武嗎?有沒有興趣跟我切蹉切蹉 …」

    「敖歡... ...」沈洛年臉部抽搐。

      「@$%#$%&$%*^*(&*$^@!!!」

 

    在沈洛年面前出現的正是虯龍天仙 敖歡。

       自從敖歡由沈洛年口中得知昔日的沈燕就是如今的狄純後相認後一直希望來歲安城跟她相聚,只可惜先是碰上黑石事件,後來又恰好碰到屍靈部隊出山,敖歡在逼於無奈之下也只好把兒女私情放下。

       正當敖歡以為自己與狄純緣盡之際,龍王母卻命敖歡以虯龍族探訪使身份探望沈洛年,並向他擊退屍靈王一事致謝。有機會離開龍宮的敖歡,自然是用盡炁息、以破空的速度飛來歲安城見老婆,沒想到竟然惹火了沈洛年。

        「... ...」

     「呵呵,這兒怎麼只有沈兄弟一個? 」敖歡彷彿沒事人一樣笑著詢問。

       媽啦,笑屁?沈洛年白了他一眼,淡淡的說:「怎樣,想找老婆還是女兒?還是兩個一起,省得麻煩。」

      「... ...」

      「我 …我先找小韻好了。」

       沈洛年又白了敖歡一眼,然後才帶他到狄韻的房間去。

  

     由於沈洛年還是不太認得塔上的路,一路上大多都是誤打誤撞的,但反正沈洛年身上的血飲袍已等同「闇神專用的通行證」,所以也沒有人對他們有所阻撓。

        近半小時過後,二人終於來到狄韻房間門前。

    「小韻──」

     一直想念女兒的敖歡連門也不敲就直接撲入狄韻的房間,更一連串問了眾多問題,沈洛年見狀不禁在搖頭嘆息。

        沈洛年偷瞄了狄韻一眼,卻見她此刻正掛著那極為甜美的招牌笑容,但卻令沈洛年看得渾身不自在。

        因為她很火。

        雖然狄韻表面上仍是那惹人憐愛的臉孔,但沈洛年卻看得出她覺得敖歡極之不滿,卻偷偷在心中大罵不已。

  

     黃昏時分。

        敖歡突然感應到狄純散出的妖炁,於是馬上向狄韻告辭,還拉著拉著沈洛年直接飛出塔外。

        狄韻看著這個傻老爸也不禁搖頭嘆氣起來,然後繼續工作。

  

        「小燕─」

        狄純一怔,馬上轉過頭來,卻見敖歡與沈洛年正對著自己飛來,於是馬上迎了上去。

        「敖歡道長、洛年?你們怎麼來了?」狄純一臉狐疑地問,用了個極為冷漠的眼神瞄了敖歡一眼。

        「他拉我來的。」沈洛年極不識相的指著敖歡說。

        喂!!這麼不講義氣!!敖歡瞪了沈洛年一眼。

        怎料沈洛年看見後卻摸了摸鼻子,溜到二人約百米距離之外。

     這樣沈洛年便不知道二人的對話內容了,但反正沈洛年也不太在乎,於是留在原地耐心等候敖歡,而且單是看著他們二人身上那粉紅色的尷尬氣息不停轉變,已令沈洛年感到並不無聊。

     大約兩小時過去,沈洛年終於忍不住,於是狠心拉著敖歡離開。而敖歡只好依依不捨地與老婆告別,一面往高原方向飛去,一面不斷回頭偷看狄純。

     路上兩人並沒有交談,沈洛年以為敖歡此時身上的情緒一定會不好看,不理他又好像不太對,於是便打算和他聊聊,怎料沈洛年一轉身卻見敖歡此刻居然帶著點好奇的情緒 ?而且乍看又與百年前吳佩睿八掛的氣息有點相似?

     而敖歡見沈洛年轉身望著自己,不禁又冒起了尷尬的氣息,低聲的問 : 「你 …你喜歡小韻嗎?

     媽啦 !那有人會這麼直接 ! 沈洛年登時臉上一紅,雙眼睜得大大的瞪著敖歡。

    敖歡看到沈洛年這個表情,也知不用多問了,只呵呵笑道 : 「小韻明天生日喔!」然後二話不說就飛走了。

      而沈洛年仍然呆在原地,過了大片刻才回復清醒。

    原來沈洛年一聽到這個消息後緊張得不自禁地開啟了極高檔的時間能力,因為沈洛年自出娘胎以來,闇神之鏡不算的話就從未試過送禮物給別人,更別說是花心思去挑選禮物,所以與其要沈洛年送禮物,倒不如叫他去打妖怪。還好沈洛年籍著時間能力高速思考終於想到一份合心意的禮物

 

    次日清晨。

       沈洛年一大早便興高采烈的飛往擎天塔,手中緊握著一雙與百年底的血冰戒頗為相似,看不出用甚麼質材造成的白色戒指,心中一面在模擬著待會的情境。

       才剛飛到塔頂,沈洛年便收歛炁息,身子放輕的向木屋走去。

    正當沈洛年打算直接進房間給狄韻一個驚喜時,卻聽見房中有兩人正在對話,其中一人正是狄韻,而另外一人身上卻有股怪異的炁息,既不像妖炁,又不像人炁,而且又難以感應。

 「韻小姐今天很漂亮啊! 可以為這種美人辦事實在是本人的榮幸啊... ...」

  沈洛年一怔,發覺那人的聲音有點耳熟,微微推門,從門縫偷看房間的情形。

   卻見房裡那男人的髮型與張如鴻幾乎完全一樣,但髮色卻是紅色,增添了不少英氣。而狄韻則紅著臉,低下頭不發一言,竟散發出一般甜蜜的氣息

   沈洛年一愣,暗暗咬牙,緊握著雙拳,輕化並運炁以音爆的速度返回高原。

  在飛返時耳中卻傳來輕疾的聲音:「燕仙狄純來訊。」

  沈洛年接通後馬上道:「怎樣!」,卻聽見狄純驚慌的說:「洛... ...洛年,你... ...你怎麼生氣了?」

  沈洛年卻仍然說:「怎樣?

    雖然狄純聽到沈洛年的語氣不免有點害怕,但畢竟經歷了百年人生,膽子已比過去稍為大了,只顫聲的道 :剛才龍... ...龍王母傳訊命敖歡立刻返回龍宮... ...似乎是發生了甚麼事,而... ...而且... ...」狄純說到最後時卻模糊起來,不清不楚,沈洛年一怒之下大喝 :「媽的! 說清楚一點!而且怎麼了!」

  怎料狄純竟然被凶得哭了出來,嗚咽地說:「嗚嗚... ...龍… ...龍王母要召你入宮啦... ...嗚…」

  此時沈洛年一愣,顧不得仍然在哇哇大哭的狄純,掛了通訊,改變方向飛往龍宮… …

 

 

下回提要:

 

龍宮遇襲!!

妖界至尊的虯龍族竟無力抵抗?

刺客又是何人,竟能令闇神處於下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凰 的頭像
星凰

星凰之境

星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星凰"
  • 是一個新角色,
    應該和洛年有「一面之緣」吧
    他可是一個「關鍵」呢
  • 紅蓮鳳凰-金吾
  • (= =l l l)......
    敖歡啥時也能看透人心啦? 我怎麼不知道??
  • 洛年太明顯啦!
    (抱歉,這麼久才回,請見諒)

    星凰 於 2012/06/05 10:21 回覆

  • ☆抹茶紅豆☆
  • 字數有進步呵!(欠扁!)
    比我還多^_^
    加油!XD
  • 多謝喔~
    (抱歉,這麼久才回,請見諒)

    星凰 於 2012/06/05 10:21 回覆

  • 星凰"
  • 已更新。
  • 哲任
  • 可憐的小純..........